另一个我

在过年的时候,每家每户都会贴春联,所以爸爸妈妈们打算批发一些春联灶王爷福字来卖。

清晨五点起来,开着电动车从县城回到老家,这时候还不算很冷。刚从温暖的被窝里爬出来,还带着那一丝温暖,转而又交给寒风。

到老家,开着三轮车,来到集市。找到无人的摊位,开始摆摊。把各种各样类型的春联福字等分门别类地放好,坐在带来的长板凳上。

云朵生着闷气,不让太阳露脸。没有风,寒意却逼人。家乡这种湿冷的气息让我有些不适应,才睡第一晚就拉肚子。可能离家久了的人都这样吧。

我的思想与现实是割裂的,现实是如此残酷,没有钱寸步难行,没有钱就是要起早贪黑,没有钱就是气势上比别人弱一截儿;在理想世界里钱只是一种货币,它只被用来满足基本需求,没有人会为钱而发愁。

当思想与现实融合时,一种生生的分离感。一方面,因为自己有崇高的理想而自觉高人一等;另一方面,又因为自己经济贫困而自觉不如。非常矛盾复杂。

猛然间发现,生活中有很多这种激烈的对立。生活在底层的劳动人民每天考虑的事情和我们这些所谓的“有知识的人”,这两类人所思考的问题有很大差异。

那些劳动人民,他们每天所关心的就是自己的身边人,他们关心自己的土地、关心自己的邻居。他们不会思考任何超过这些范围的事情。我们这些所谓大学生,思考的问题也只不过局限于学校,甚至不曾踏出社会一步。

当一个人身处在一种环境很长时间时,他会麻木,他会呆滞。换一种环境,一种截然相反的生活。这个人要么活得更有激情,要么死得悄无声息。

很久以前,我就知道一个道理:人生实苦。我知道人生是苦涩的,咖啡似的苦,带有醇香。苦感先来,你要慢慢品味,苦承受不了,香自然也无福消受。

我不得不承认,我是很贱的。当我身处舒适时,尽情享受,毫不觉得要珍惜、当我求而不得时,那种拼命想要得到的情绪,能冲破一切规则的束缚。

人性是最复杂的,我的尤其如此。我不会把我自己剖开来看,因为我没那个能耐。我只会透过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观察自己,总结自己,询问自己。像对待朋友一样。

我认为自己是有着双重人格的。

只不过那个人格只有在我需要的时候才会出现,比如没有人和我说话,而我恰好又需要一个人的时候,他就会出现,和我对话。

这一人格的出现有爸爸的功劳,小时候挨打的次数不少,每一次挨打都会哭,都会躲在角落里自言自语,“怎么能够这样”,“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要打我”,“难道爸爸不爱我了吗”……

久而久之,心底就出现了一种安慰的声音,那就是另一个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