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男生对一个女孩的内心独白

暗恋的人都具备了能在人群中一眼看到对方的超能力,却都缺了另一种让对方一眼就看到自己的超能力。

——卢思浩《离开前请叫上我》

今天,我终于要把一些长久不能写出来的东西,写出来。以一种我从来没有尝试过的方式——小说。看了很多小说,各种类型的都看,不知道当我真正实际去写的时候会产生奇怪的效果。我讨厌去列那些繁琐的提纲,我只想进行最直接的写作。

故事开始。

男主人公:四级 女主人公:六级

故事发生在一个寂静无人的下午,四级给六级发消息,六级迟迟没有回应。

四级很心急,他在胡思乱想:她怎么还不回我消息,她是不是有什么事耽搁了,她是不是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四级想前想后觉得不行,我得试探一下,我要确定她是不是对我有感觉,不然我的感情付出岂不是白费了吗?

于是,四级在找各种各样的机会去验证自己的想法,去试探六级到底喜不喜欢自己,自己需不需要继续这样默默地喜欢她。

于是,在很多相遇的瞬间,男孩总会对女孩说一些看似漫不经心的话,探探六级的“虚实”。

可是,六级对四级很冷淡,爱答不理的,发信息很久才回,或者根本不回。就像那条信息根本不存在一样,四级心凉了,心想:算了吧,她怎么喜欢我呢?

我们平时连说话的时候都没有,连我主动和她联系,她都不回应我,她对我应该是没有任何感觉的吧?可是又怎能轻易放弃?

从大一军训开始时就注意到的这么一个人,不曾想最后竟分到一班,可是好运并没有继续降临,除了最初一段时间的短暂交流之后,六级以后再也不理四级了。

看着六级自然地和班里的男生谈笑,四级对这种样子的出现除了一丝嫉妒,还有深深的渴望:要是她也能这样自然地和我交流就好了。

可是这真的得怨你自己了,你为什么在酒后表白心意呢?你真是一个莽撞的人。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你还是可以和她做朋友的,说不定你也可以像现在班里其他男生那样和她交流。这能怨谁呢?这只能怪你自己。

“算了,我再也不喜欢她了。”四级这样想着。于是,四级每天都会刻意地回避,每天都会刻意地注意不要见到她,讨厌她,不喜欢她!

很多时候,四级会忽然就想到六级。因为四级的四级已经过了,六级的六级还没有过。有时候看着单词,看着看着就开始想六级,就开始想六级。

四级会想,我的六级考试正在准备中,她也在为六级做准备。

四级每天都在想着六级考试,想着想着就想起六级了。想起她的一颦一笑,想起她说话时的神情,想起她说话时的语态。想着那些不多的交流的场景。

四级在面对六级时是羞涩的,不敢多说一句话 ,生怕给六级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可就是这短暂地几分钟的交流时间足够让四级紧张得心惊肉跳,两人并行,彼此进行简单的交流。

在四级眼里,六级是一个很独特的女生,她跟班里的其他女生不太一样,这就是她之所以在军训时就吸引四级的原因。

很长时间过去了,四级渐渐地不再那么关注六级了,因为四级也在做着自己喜爱的事情,四级也在确立自己人生的方向,四级也很迷茫。

四级有时候会想:要不我先用对于其他东西的追求来转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呢?要不然每天这样不是很累吗?

嗯嗯,四级心里的一个自我很支持主体的决定。四级决定换一种方式去解决这个问题,就这样,他完全沉浸在了自我的海洋里。

只留有一小部分空间来观察着六级的动态,是的,四级还是放不下六级,

因为四级终归是要考过六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