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救世主,你要救赎谁

我要推荐《遥远的救世主》给你,作者是豆豆,2005年第一版。根据它改编的电视剧《天道》于2008年上映,电视剧评分高达9.1。

我是昨天才知道这部小说的,昨天的推文发出后不久,一位聊过几次的朋友发微信,说要推荐我一本书。我说好啊,然后她回我一句:还好没拒绝。

很纳闷儿,一想才知道上一次她推荐我读一本书时,我用了我的方式回绝了她,因为我认为书是要遇到的。现在,我觉得是时候遇到一本书了。

我在微信读书上搜,却显示“待上架”,我在藏书馆上搜,显示“资源充足”。我把它借来,下载好。就没再看。

上午英语课时看英语文章有些疲惫,我打开了这本小说,阅读了开头的文字:

1995年5月21日柏林时间下午2点30分,北京——法兰克福的航班准时在机场平稳降落,法兰克福机场大厅的海关检查出口处三三两两地聚集着迎接亲友的人。身穿白色风衣的芮小丹站在离人群不远的地方静静地注视着依次而出的旅客。

很平淡无奇不是吗?就像动作电影里的那些开场一样。交代了人物时间地点,一个完整的叙事过程出来了。

你会有继续阅读的欲望吗?如果没有,很遗憾,你将错过一次,又一次灵魂的战栗。

接下来会出现一个“魔鬼”,因为他不是人。这是小说人物“肖亚文”的评价,这个人叫丁元英。

第一眼看到这个名字,感觉有些印象,但是又摸不着头脑。在百度上搜索无果后,索性放弃。继续看书。

我很幸运,在英语课下课后的半个小时里,我在图书馆东侧三楼的第三阅览室里走来走去,上看下看。终于,这本《遥远的救世主》被我找到。

从小说正文前面的图书在版编目(CIP)数据中就足以知晓,这本小说是有多么受人喜爱。版次:2005年5月第1版,2008年4月第2版;印次:2017年4月第36次印刷。

除了学术专著,在我所能接触到的书中,我留意过的,很少有印次达到36次之多的。由此可见,这本小说在中国的读书人中有多么受欢迎。

我像着了魔一样,痴迷地钻进小说的世界里,贪婪地吮吸着小说中蕴含的精神启迪。

没有什么人能够打扰到我,穿行在校园路上,我的心潮澎湃,我的灵魂开始颤抖,我的骨与肉以一种不为我知的方式在凝聚着,凝聚着……

我从中选取一段话,正是这段话迫使我去寻找纸质书,因为唯有这样才是真正的精神启迪!以下是那段话:

“丁元英醉醺醺地说:‘中国的传统文化是皇恩浩大的文化,它的实用是以皇天在上为先决条件。中国为什么穷?穷就穷在幼稚的思维,穷在期望救主、期望救恩的文化上,这是一个渗透到民族骨子里的价值判断体系,太可怕了。’”

我对这段话的理解:中国传统文化是在封建体制下运行的,封建体制下有一个类似于精神领导的救世主存在,皇权就是其中的一部分。穷,就是因为在当时有人还在期待有这样的一种精神实质存在。可是这又怎么可能呢?所以,丁元英才会说:太可怕了。

前文也有一句丁元英的话:“我对中国的传统文化总有一种自卑感,老是格格不入,就想找个地儿一个人呆着,没有主义,也没观念冲突,相互之间谁都不妨碍。”

我找不到词儿去形容他,所幸就用“魔鬼”称呼。我的这种称呼是一种惊为天人,我在感叹这个世间还会这样的一种人存在,我很好奇,我想要继续探索深层次的奥秘。

故事很长,有46万字,很快地看完,这样可以再看一遍。

文后记:记不得上一次因为看书而振奋是什么时候了,心中一直有某种期待,渴望那种颤动我灵魂的书籍。所以,我遇到了。

禅定时刻: 人真的是最最弱小的一种生物,任何一个变化都能在人的世界里掀起惊涛骇浪。所以,我也没有那么宏伟的崇高理想,人生在世,自适足矣。静看庭前花开花落,望天上云卷云舒。

打开微信扫一扫或者输入“代码者”即可订阅博客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