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第二次头晕

我在《爱自己》那篇文章里记了自己的第一次头晕。今天是第二次。这一次似乎更严重——我直接昏倒在厕所。

我正在厕所看《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这本小说讲的是一个叫查理的人想变聪明,于是让大学里的教授对他做实验。教授让他写进步报告。这本小说全部内容就是查理的进步报告。

看完一个小节,擦好屁股,准备站起来的时候。一种强烈的刺激袭击了我。我不知道过去多长时间,我醒了,醒前的意识里,我在不停地拍打着自己的脑袋。想把那种强烈的刺激赶出脑袋。没办法赶出,所以我昏了过去。

醒之后发现自己躺在便池旁边,意识到自己躺在便池旁边后,我被一种巨大的恐惧笼罩着。踉跄着,扶着水管站起来。奔向洗手池。洗脸,走回寝室,躺到床上。

在床上躺了一段时间后,越想越感到后怕,心里不太舒服,恶心想吐;于是,我起床,缓慢走到厕所,弯下腰开始呕吐,吐出一部分刚才吃的早饭。头晕的症状并没有好转。

我回到床上,坐在床边,哭着跟室友王说了这件事。言语之间是那种对自己可能要死的害怕。他说可能是低血糖,我就告诉他最近三四天,开始每天只吃两顿饭;一直在跑步,固定在下午四五点钟,每两天跑一次,如果体能不错,每天都会跑。

毕业后,做一次全身体检很有必要;我的身体可能还有一些潜在疾病。


我很怕死,我怕死了就做不了那些我想做的事情了。

我希望自己身体健康,不会被病痛烦扰,让自己专心地做我想做的事。

Layout of comment pan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