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彷徨,放手去做

今年我 20 了,还没有一技之长,还不能挣钱,还不能为父母减轻负担,想到这里,心里羞愧万分。全文基于此时的心境扩散开来。

我是一个比较喜欢发散思维的人。从一件事情的一个侧面,由此及彼,我能联想到很多事情。世界之大,给我的发散思维提供了充分的养料。所以,我写文章的时候,都是跳跃着写,由此及彼,两件看似完全不相干的事情,我都能联想到一起。

脑子里的东西很多很杂,我会一一写下来,分享给正在阅读的你。

邓安庆,一个作家,活跃于豆瓣平台,公众号(邓安庆)一直更文。看他的文章,你总能感受到一种平静,那些生活里我们经常遇见的人事物,通过他的叙述,都显得那样真切自然。反观自己的生活,哦,原来自己生活中的点滴是那么有意义,而自己竟然视而不见。后悔,然后是庆幸,自己现在知道了如何捕捉生活中的美好。

以下摘录自 邓安庆 的《天边一星子》:

我饿的不行,先盛了饭,就着一个菜吃了起来。母亲又端来另外一盘菜,“这个菜留点儿,他们也要吃的。”顿了一下,母亲又说,“管么子要考虑别人,晓得啵?莫像你爸那样,要晓得心疼人。” “心疼人”这三个字,一下子击中了我。

邓安庆 母亲说的那句方言,我不知道什么意思。大意为让“我”知道要考虑别人,会心疼人。但是,他的母亲却是家里最劳累的那一个,家里的事情,无论大小,都由母亲操持。这跟我家里的情况有些相像,我的母亲总是在家里最忙碌的那个人,父亲做的少一些。家里的家务活,在过去很长时间都由母亲完成,父亲从不过问,我也没有这个意识。

我的父母亲是在上个世纪末结的婚,在那个时间段里一起生活的人们,可能还都停留在男主外女主内的思想观念里。我的父亲以前不过问家务也无可厚非,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一些固有的旧观念开始转变。家务活不再专属于女性,男性也要承担一定的家庭劳动,以此来确立自己在家里的地位。

这两天母亲总是唠叨着,让我出门,离开电脑,多出去锻炼。可是我离不开。我想着抓紧时间学习 Python ,身体状况不算太差,这两天比较早睡,竟然早起了,在 7:00 左右。不过,看着我这日益丰满的肚子,我有点犹豫。我觉得自己还是要出去走走的。

今天,在 V2EX 上看到一个帖子:说一个人,之前是程序员,因为身体原因,转行做客服,做到今年做了三年,公司提前通知裁员而且没有补偿。但是,因为他有失业保险,所以可以领 5 个月的钱,数目是正常工资的 80% 。

看到这,我有点小发愁:我这身子骨能撑得下去吗?如果现在不能,我要做什么才能增强我的体质呢?于是,要锻炼的心,日益急切。慢慢开始锻炼吧。

我在 Github 上新建了一个名为 Daily-Checking 的仓库,主要是记录自己每天做完了什么事情,遇到了什么问题,本来想的是供以后复盘查看的。不过,我发现这样做,其实挺鸡肋的,感觉没有起到我期望的作用。所以,也就暂时没有记录很多天了。

我打算今天开始完善一下,那里的结构布局。

我对于自己的博客的未来很看好,打算长期写下去,折腾不止。对于公众号,抱着分享知识和想法的态度努力更新。这些事情对于我自己知识的归纳总结,思维的提升都有着很大的帮助,要坚持下去!

再谈个关于囤积资料的事情。我喜欢囤没有用的资料,而且我还不太整理,所以,很多资料放在那里对我一点用处都没有。我今天把印象笔记里的两千多条内容,删到了七百多条。那些删掉的内容几乎都是从那些公众号里收藏的,我为什么会收藏这么多呢?因为当我收藏的时候,我很满足,以为那些收藏的东西以后都会阅读。其实,自从收藏的时候,读了个大概,以后的任何时间都没有再次打开过。

我只是在寻求储存知识的乐趣,我爱存知识,但我不爱知识。所以,当我今天删除那些内容的时候,我一点点心痛的感觉都没有。所以,不要再囤知识了,知识都在网络上,想搜就可以搜到,但是有些时候并不能如愿。

我要逐步清空电脑和我脑袋里那些无用的东西,把该总结的东西总结好,该抛弃的东西一点都不能留恋,该学习的东西一步一个脚印地规划好。

我喜欢妄想,幻想着自己以后各种各样的事情。举个例子,我在想自己学习好专业课还有自学编程,以后毕业了,软件有编程,硬件有我的专业支撑,走到哪里都很吃香。

但是,回到现实,我的专业课没有学习,编程进展缓慢,巨大的压力袭来。这种情况下,我是很容易崩溃的。不过,我不能让自己那么做,因为我崩溃了,这些知识怎么进到我的脑袋里。我还怎么继续我的生活呢?所以,我一直都会努力学习的。为自己加油💪!

上个星期五,知道我学校所在地可能新增病例,我就知道这学期不可能指望着能回到学校了。我死了这份心。更加专注于其他事情。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总是看着天外的天,会迷失自己的。看到那么多比我还优秀的人,看到那么多早早就经济独立的人,看到那么多生活逍遥的人。同时,我也看到这些的反面。我自己在哪里?我是谁?

每隔一段时间,经历这样一个迷失期,然后努力,再迷失,再努力……经历很多次之后,我明白:这样的比较苍白无力。因为我在进行诸如此类的比较时,忽略了很多潜在因素。我列举一点点:家庭、城市、经济等。

当我看到一个高中生就能够写那么好的博客时,我一方面是羡慕佩服的,另一方面在想:我高中时干嘛了,我如果从高中开始就写博客,现在会怎么样?这些想法始终回响在我的脑海。这些都是无法假如的。我要放开这些无谓的东西,放手去做,做到我认为的那种好。

看了 邓安庆 今天的推文《下来吃饭》,他从湖北老家来北京复工,要接受隔离。

以下段落摘自 邓安庆 公众号今日文章《下来吃饭》[如果要看全文,可以点击书名号“《》”内部的文字,在微信公众号也可跳转,因为目标文章也是公众号文章]:

母亲 “嗯” 地一声,“你和你哥一出生,都多灾多难的。你哥哥出生后一年,就去武汉的同济医院住了好几个月院。你一出生,有血管瘤,又去住院。好不容易长大了,这里那里疼,我每回一想总觉得自家做得不好。要是当年生你们之前营养好一点,各方面注意一点,你们后来会不会好很多……这个真的是不敢细想。”

我立马接口道,“现在我跟我哥不是都蛮好的嘛!不用想七想八的。”母亲没有再说话。

我知道她放不下,也许这一辈子,她都不会放下。时间已经流逝了,很多事情无法挽回。当年父亲带着她去坐轮渡到江对岸时,她注定要愧对自己只有九岁大的小儿子,那个还不会做饭、洗衣服、连睡觉都从来都要挨着自己睡的小儿子。

很多时候,父母对孩子是充满歉意的,觉得自己没照顾好自己的孩子,让孩子受了委屈。

邓安庆 是个怎么样的人,我无从得知。从他的文章来看,很细腻、纯真、宁静,在这个人的性格里。看他的文章,如我这般的人,会落泪、会忏悔、会反思。

总之,生活总是向前的,我不敢停下来

打开微信扫一扫或者输入“代码者”即可订阅博客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