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梦

今天又做了几个梦,记下还迷糊记得的几个。

和一个女人恋爱,不过这个女人似乎处处留情,我很愤怒。不过我依然爱着她,在一次做爱中,我射精了。暂时让我醒过来了。

我、爸爸妈妈、爷爷在一家饭店吃饭。准备去二楼,但去二楼的楼梯很怪异,是一个很粗的梯子,而且因为质量不好,梯子的顶部出现了裂纹,店主打算让我赔钱。我当然没法赔钱,一方面,裂纹在我上楼梯之前就已经有了,另一方面,我也没钱。

于是,我在一楼吃饭。爷爷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出现,愤愤不平地骂着蛮不讲理的人。

Layout of comment pan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