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第一步:注销域名备案

20 年 1 月份的时候刚接触这些东西(域名、服务器),什麼都不太了解,阿里云有学生优惠,我买了三个月的轻量服务器。等到部署域名时发现需要备案。当时不知道香港服务器不需要备案,况且服务器已经买好改不了区了。

就这样,我有了一个备案域名。这件事意味着什么呢?它意味着我不再敢发表对于政治的言论,我害怕哪一天警察上门,我就「被消失」了。我压抑着自己这方面的表达欲望,转向对自我的剖析,这些是「安全的不会审查的」内容。

21 年 6 月 4 日,我域名备案所在地,也是我老家那个县的网信办给我打电话,问我「是否在社交平台发表了不当言论」。当时,第一反应是害怕,第二反应是疑惑,我以为他所说的社交平台指的是微信公众号和微博这些平台,我没在这些平台上发表过相关言论。我一再否认,他说如果不承认,后果很严重。我更害怕了,但我还是不知道我做了什么。仍然否认。要他再确认。他挂断电话,打了第二通。这次他问我,「一大加贝」是不是你的网站。他这么一说,我瞬间就明白了。

编程随想是一个值得学习的人,他的博客政治内容丰富,不仅包含时事评论,还有基本原理解释。网传中共已将其抓获,大概是「被失踪」了。我出于学习他网站技术内容的目的,用我的已备案域名做了一个镜像站,放在 GitHub 上。没想到在 6 月 4 日这天捅了蚂蜂窝。

为什么?因为编程随想的博客里有着大量针对六四事件的评论,以及其他各种不利于中共的观点言论。他的网站,2009 年开始,大概率止于 2021 年。内容涵盖:翻墙技术、信息安全、提升个人能力、洗脑与反洗脑、心理学、政治、历史、编程技术、职场与管理。

当那个人和我说过后,我立马把已备案域名的 DNS 删掉。我很害怕。

我,一个无名小卒,无权无势。如果我被抓起来,我身边的人怎么办?移民对目前的我来说不现实。我要如何在这个社会体制下生存?我是不是应该做到统治者所宣扬的那样呢?愚昧无知,浑噩过完一生。

《一九八四》读过一遍,现实越发像小说中描绘的那样了。当局没有封禁这本书,是不是也在暗示:没错,我就是要像《一九八四》那样搞,你们都是我的玩具,玩坏了还会有下一代。但如果我们是「最后一代」呢?

当自我审查成为一种习惯,人作为人的自由意志何在?每天麻木地生活在世界里,木子说的不错,高科技一方面代表着对未来的憧憬,另一方面又引发对技术的滥用。人脸识别、人工智能等技术,在中国这样的专制国家,被大量用于监控他们的人民,反动言论绝对不能存在,人民不能有也不该有一丝怨言。

抖音快手这样的毒瘤,就是麻痹人、让人愚昧的最好工具。这也是如此多人使用的原因。抖音快手的海外版本则是把目标放在非汉语世界,麻痹其他国家的人民。

6 月 17 日网信办发布了《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关于《互联网跟帖评论服务管理规定(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要让评论的人实名制。我想博客不能有评论了吗?当时并未在意。想着独立博客可能并无大碍。

直到今天,我读了木子的《毕业后的一些思考》,读到其中「域名和备案」一节,他写到:

备案个锤子,备案是为了方便抓你。最近几年管制越来越严了,现在域名备案要求工信部和公安部,双备案。相信以后也会越来越严格的。还是选择国外的域名服务商吧。

幡然醒悟😂。毅然决定注销备案。


从此,我的思想更加开放,博客内容也会稍有变化。

Layout of comment pan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