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回家找爸妈

一、

经过长途的奔波,我终于回家了。

下午两点多,我到家了。事先爸爸已经告诉我,钥匙在楼梯间的窗户上。我知道在窗户上,但是不知道具体位置。大概看了一下窗户里侧的平台上面,没有。于是,我从楼梯间出来,在楼道里左翻翻右看看。可惜,没有找到。

最后,我想:老爸说在窗户上,那就一定在窗户上。如果没有找到,说明还有我没找到的地方。那在窗户上,还有哪里没有找呢?那就是,窗户外面。打开窗户,伸出手摸索,啊!找到了。

当时,就非常感叹:老爸竟然敢把钥匙放在这里!我为什么会这样说,因为我们家住在32层。稍微有个风吹草动,那钥匙就不翼而飞了。

回到家,进门一看,一片混乱。客厅里灰尘满地,客厅靠墙的一张小床上满是未叠整齐的衣服。

去看看那间原先我住的屋子,现在已被妹妹用作学习睡觉的地方,日光灯下的桌子上满是初中时常见的学习用书。

过去从各种渠道买来的杂志书籍布满灰尘,我从至少30本书中只找到11本多抓鱼二手书平台肯要的,明天会有快递员上门取货。

将近五点的时候,爸爸妈妈从老家回来,四个半月未见没有陌生的感觉。这就是家的力量,我——回家了

妈妈开始给我收拾在客厅的小床,我开始扫地。床边有正在晾晒的萝卜干儿,轻扫慢倒。过了一会儿,客厅看起来舒服多了。

平常时候,爸爸妈妈们也是三点一线的来回跑,来往于老家、县城的家、工作的地方。确实没有什么额外的精力去打扫卫生,因为他们都已经很累了。

许久不下厨的爸爸下厨做饭了,我猜是因为我回来了。上学这几个月,没有和父亲有很多交流,回家了,父亲可能是在用他的方式来表达对我回家的喜悦。

可能这是每一个男人在20岁到30岁所必须经历的,和父亲的分分合合,火气旺盛的我很少有能够心平气和地和父亲聊天的时候,我的想法很多,想要多多尝试,父亲则认为自己阅历丰富,足够教我进入社会。

这就产生了矛盾,自然而然的,父子之间就会有越来越少的话要讲。我不禁想起,前几天读的朱自清的《背影》,“我看见他戴着黑布小帽,穿着黑布大马褂,深青布棉袄,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下身子,尚不大难。可是他穿过铁道,要爬上那边月台,就不容易了。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朱的父亲送他,朱记录下来。

父与子的交流更多的是依靠行动吧,话语往往只是一种情绪的表达,行动才能够切实地影响孩子。

二、

从火车站下车,第一件事就是在附近找一家饭馆吃饭。这是在吃完饭后记下的内容:

在火车站附近吃饭的,大多是旅途回来的人,在火车上吃得不饱,下车了多半要找地方吃饱饭。火车站附近的餐馆很贵,而且味道不好。贵是因为有很多人都要在火车站附近吃饭,贵赚得多,但房子租金也贵,所以也没有赚非常多。在这儿吃饭大多为了填饱肚子,所以味道是次要的。

三、

我无法客观地看待任何一个人。我和别人交流的时候就是在收集这个人过去的信息,当我再次与他交流的时候,就是根据他的过往来推测他的将来。

这样做很危险,因为我们知道:每一个人都在不断变化,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的道理每一个人都懂,但是真正到我们的生活里,谁又敢保证自己不会看错人?

所以,不要在不了解具体事实的情况下,对任何一件你不了解的事情,妄下结论。因为你不知道你的这种行为会为你以及你的身边人,带来什么样的严重后果。

真正的做法应该是,不要乱说话。有些时候,保持沉默是必要且正确的。

四、

上帝喜欢笨人,因为笨人不会选择捷径,而是认准一条路,就干下去,聪明的人瞧不起笨人,对自己的实力很有把握,反而会忽略一些最常见的问题,而笨人每件事情做得不灵光,会花大量时间,但走得稳。

从一篇文字里,找到的一段很有共鸣的话。

五、

和一位同学聊到回家路途遥远的问题,我回家一般情况下,要花14个小时。

这么长时间内,我不喝水(或者喝少量的),避免上厕所,这样可以避免别人的偷盗。

六、

候车室记:

北京西站的方便面很贵,7块钱。

人与人之间需要相互提防着。

不能轻易向别人显露出善意。

和陌生人谈一些无关痛痒的问题是可以的,每一个人都在等待着属于自己的那一班车。所以说一些无关隐私的话也是挺有趣的一件事。

北京西站是能见到最多阶层人士的地方。这个社会的绝大多数职业人员都汇聚在这里。

所以如果你耐心观察,社会生活百态都会发生在这里。可宏观可微观。宏观看气氛。微观看细节。言语举止神态。

每一个人的活动,都是这个人个性的具体表现。丰富多彩,生动不已。

当你处在陌生地方时,看谁都像是在看坏蛋,生怕自己上当受骗。

看到别人的行李箱是一个方块,看起来很规则。我的就是可伸缩的,想自己当时选箱子的时候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呢?当时是因为老爸说这样的能装很多东西,而且布质的不容易磨坏。

的确能装很多东西,但是我拿不动呀,还记得去年寒假真的拿了很多书。上了火车,以我的力量,我举不到行李架上面。

当时还让别人帮忙,一方面是觉得自己一个男生竟然举不动一个箱子,另一方面是警告自己以后绝对不能带过多的书回家。

这次回家我只带了三本,在北京还买了一本《什锦拼盘》留作纪念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