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割麦子记事

夜晚

田野

这两张照片不错,值得高兴的是:我决定在博客中使用图片了,不过是极少数情况下。

这几天家里的麦子熟了,可以进行收割了。我回家用手割了一些麦子,那些位于边角处的麦子联合收割机到不了的地方,就由手工收割了。

在割的时候,被父亲训:干活不动脑子。割的方式不对,太慢。我当时就想反驳说,我是第一次割麦子,做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我没有说,因为说这些没有用,还不如加快速度多割点麦子呢。

我在干体力活时,不太爱动脑子,一来是不以它为生活主要,权当是体验生活,所以动脑子在干农活这里就显得浪费了。二来,我只是一直做,在以前稍年轻时,我处于一种十分迫切地想要结束劳动的心态。现在没有了那种焦虑,我只当这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我必须要完成它。

在今天回家的路上,我脑子突然想起一件事:写作博客是一件很长永远的事情,短期内没有人来看再正常不过了。所以,我不用再操心博客浏览量的事情。如果我的文章对别人有帮助,别人自然会仔细阅读、静静揣摩、小心收藏。

20200530:

在中国,任何超脱飞扬的思想都会砰然坠地的,现实的引力太强了。

在你得意忘形的时候现实总会给你以重击,让你知道不面对现实的代价。

今天本来是在家写作业,没想到被父亲叫回家去,说是需要人看着,他去拉麦子,家里没人。本来还想像以前那样,说一声“不去”了事,但是我没有。把笔记本装包就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