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话

写了很多年文字,发现所有有感染力的文字几乎都是有潜在目标读者的那种对话式,即——我其实是想说给那个人听的。文字里需要假想听众,生活里需要假想敌,才能朝着一个方向向前走。——李嗲Lydia-(微博)

做了些虚荣之事,说了些冠冕堂皇、毫无张力的话,轻易地一击,全副武装的我瞬间土崩瓦解。总有一个能够瞬间击溃我的东西,在它面前我溃不成军,梦想成为一句空话,行动也毫无意义。

很多时候是无力的,拿不起也放不下。整个就是一矛盾体。

我每日的更新其实越写越没有底气,越写越不知道写什么。我是没有底气的,我需要一种东西的支撑,没有它我就像没有启动的机器,毫无生机。

这些天的更新,好像没有什么能够帮助别人的,大多数都是我的怨言,对于生活琐碎的描述。我实在是一个不会写文章的人,偏偏又是我在每天写着那些零碎。

因为写下来这些东西是能够让我踏实的,如果我一天什么也没做,那么我知道自己至少一定会写篇文章再睡觉。这就是我一天做过的事——写文章。

我发现小时候接受的所有东西都是骗人的,长大了都是要还债的。

小时候我相信世界很美好,前景一片光明;现在我知道世界很少美好,前景可能一片惨淡。

小时候我觉得人是善良的,是可以相信的;现在我知道人性是会变化的,不能想当然,不能提前把一个人的秉性都预测好。我们谁都不是先知。《少数派报告》中的先知也是有缺陷的,不是吗?

有些时候我固执得可怕,让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曾经认识过这个人。有些时候又软弱无比,轻易地自己内心深处的迷茫暴露出来。

我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足够坚韧的人,我也不知道这些文字能给我带来什么。我只是觉得,这一日一日得过,总要留下些什么。即便只是些没有人看的文字也好。这样在我生命结束时,也能够放一本《高天贺传》放在墓前。

写到这儿似乎该结束了。因为都已经生命终结了。似乎也没有什么可谈的了。

其实不然。以前我觉得自己是一个真诚之人,不会欺骗朋友,做对不起他人的事情。但现在的我觉得自己不该这样在说,这样似乎在自我夸耀。而且还会让别人觉得:你可真够虚伪的。

别人这样一说,我反而踏实了。为什么?因为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不是往圣贤人。我一定会具备那些必须具备的阴暗面,只有这样我才能够被称为一个完整的人。只有如此,我才是一个真实的自己。

真实是很重要的,小时候听闻的长大了会遇到的事情没有遇到,所以那些都是虚幻,现在以及未来最为重要。总是回忆过去总会让人感觉自己在逃避。逃避自己去面对本该面对的事情。

或许,这就是长大的代价。长大是有条件的,自由是有条件的。我们每一个成年人都是带着枷锁跳舞,绝对自由根本不存在。

对自我的压抑与克制会成为永恒的话题。

打开微信扫一扫或者输入“代码者”即可订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