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花时间想一件事情

1

我想花时间想一件事情,

想想自己到底需要什么,

但是,我发现这样做似乎并没有什么用。

静坐一段时间,

我发现自己竟然想睡觉。

我很无奈,

我越是迫切地想要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我就越是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我喜欢做什么事,

我喜欢什么样的人,

我喜欢去什么样的地方

这些我都想不明白。

2

现在想想自己的过去,

觉得自己白过了,

并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地方。

学校成绩勉强在中上游,

英语一直在学习却没有一直坚持,

连写作这件勉强算得上的爱好的事

我也并没有一直做下来。

我似乎陷入了一个怪圈,拖延的怪圈。

外人看不出来,

只有我自己知道这是怎样的一种痛苦体验。

总是这样循环来循环去,

有时候我就在想:

我是不是应该改变自己了,

总是这样也没有办法呀。

因为时间不等人,

别人总会超过你。

可是,我还没有想好自己要朝哪条路走,

我怎么能立刻开始行动呢?

万一我走错了,

这条路并不适合我,怎么办?

我要给自己留退路吗?

我有太多的顾虑,我犹豫不决。

我不知道自己的兴趣爱好,

我不知道自己真正喜爱的东西是什么?

我在害怕,

我在恐慌。

3

我不知道三年后的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但是我挺讨厌稳定的生活与工作的。

我不希望自己的生活是一片死水,

没有一丝生机。

不断地接受新鲜事物,

不断地学习吸收。

这是我认识世界的方式,

也是对自己的要求。

4

看过刘慈欣的科幻小说《球状闪电》的朋友

都会知道“宏电子”这个概念。

实际上它就是球状闪电,

不知道这样表述是否准确。

下面是书里的一段话:

丁仪肯定地点点头:“确实如此!当存在观察者的时候,它们的状态塌缩为一个确定值,这个值与我们在宏观世界的经验相符,所以它们击中了目标;但没有观察者的情况下,它们呈量子状态,它的一切都是不确定的,其位置只能用概率来描述,在这种情况下,这一排球状闪电实际上是以一团电子云的形态存在的,这是一团概率云,击中目标的位置只占很小的概率。”

我觉得自己的生活似乎是这样的。

当我上课时,“观察者”存在,我的状态是确定的。

但是一旦当我缺少“观察者”时,我的束缚没有了,

我的状态就像宏电子一样是呈现量子状态的。

缺少确定性,没有目标。

我想做自己的“观察者”,这样我的状态就会塌缩为一个确定值,

也就是说,我是有着确定的目标的。

虽说量子力学给上世纪的物理学带来了巨大的变革,但是量子状态却让我很是头疼。

我处在量子状态的时间有点太长了,是时候回归宏观力学的范畴了。

可能以后我还是会掉进量子力学的陷阱里,但是那都是暂时的,

因为短暂的沉寂只为更好地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