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荤一素与恋爱长跑指北

很偶然,翻看微博的时候看到有《歌手·当打之年》的热搜,也就找来看看。许久不看这类音乐综艺,初看时竟有一种陌生感。还是很喜欢看,可能是这样欣赏音乐更加丰富,眼睛和耳朵同时接受音乐信号,能够获得更加极致的音乐享受。

连着看了两期,最喜欢毛不易。他是第一个被淘汰的歌手,一共唱了两首歌——《》和《一荤一素》。第一首和他的《东北民谣》旋律相同,没有当初听《东北民谣》时来得动我心,大概因为当时是看《我是唱作人》,视频嘛,听觉上更享受一些,而且音量开得不小。我是彻底陶醉其中了。

在唱《一荤一素》之前有个背景介绍,这首歌对于毛不易来说意义重大,它是为他那去世的母亲写的。网易云音乐中有一个毛不易的歌单,里头全是毛不易唱的。现在耳机里响起的是他的《呓语》:

可是我现在依然不太会转弯

虽然孤单的人偶尔也想有个伴

冷风又吹的时候想说

这生活会不会有点难

难道是因为当初有话没讲完

堵在喉咙里却始终不敢大声喊

算了 别哭

每一个我们喜欢的歌手,一定会有打动我们的地方,毛不易打动我的就是他的歌词,再加上旋律营造的氛围,这就是我想要沉浸的氛围。毛不易他不是那种特别能制造高潮的人,他的歌总是平易近人的,总是触动我内心深处那些柔软的地方。我一开始并不喜欢毛不易,觉得他的歌太阴郁、太低沉,当我真正开始倾听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误解了他,他的歌曲旋律最初可能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是当我反复地听,仔细地品味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他了。

每次谈到个人喜好的时候就不得不谈到我的性格,我不太好相处,因为我很少说话,很少和不认识的人有太多的交流。和朋友之间的交流倒是很多,彼此之间无话不谈,这时候是我最舒服的状态。当我一个人的时候,我觉得同样很自在,从容地做着一些事情。

可是,当我一个人惯了的时候,就开始羡慕那些出双入对的。为什么?大概是人之本性吧。独处能靠自律坚持,不能独处,想要一个伴侣的时候,这大概是基因决定的。但是,我对于谈恋爱有很深的顾虑,一方面害怕自己被拒绝,虽然之前被拒绝过无数次,另一方面同样在担心:如果我有一个伴侣,我能不能恰当地和她相处。这是一个非常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这几天闲着没事,妈妈在看《爱情保卫战》,这是一个讲述爱情过程中问题的节目。我不喜欢看这类节目,不过在老妈的熏陶下,吃饭的时候她也在看,所以我会听到一些。男女之间相处会有很多问题,我列举一下可能存在的:

谈恋爱前后态度截然相反的、只在物质上的给予而不关心彼此精神上的需求的、完全把谈恋爱当做任务一样的事情来做的、彼此世界观截然不同的完全处不到一块儿去的。

我太害怕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的身上,我担心自己不能做一个好伴侣,所以我就尽量回避这类话题,不去想她。静心做事。这样有时也是很难的。今天我重新下回QQ,之前一直在用TIM,用QQ能分享我写的文章,这样又多了一个分享渠道,也能缓解我的分享欲望。

不太适应QQ的最新界面,我调整了QQ的设置,把看点关掉,把一些冗余的设置去除,做完这些之后,QQ看起来就没有那么糟了。毕竟QQ是最开始使用的社交工具。我打开联系人,突然发现为什么我的联系人列表为什么空荡荡的。我又翻翻不常联系人里,缺了我心里的那人!

当时,急死我了,是真的。曾经表白失败的女孩儿,QQ删了我的好友。我又用 WeTool 检测了微信僵尸粉,还好微信没删。心里的石头落地了。尽管谈不恋爱,朋友做得也是老死不相往来,因为根本没有交集。加她微信的过程也是一部血泪史( (´⌒`。) ),第一次加的时候,过了一两天没有通过,我再加一次还是没通过,我继续加好友。那段时间好像都没通过。之后隔了挺长时间的,有一两个月吧。那次身边的朋友撺掇我再试一次,那次加好友她立马就通过了,不知道是不是被逼得烦了。她跟我解释说,几个月前的那几次她没看见消息。可能是真话,也可能人家对我根本就不感冒。

就这样喽,刚加上她好友的那段时间,我跟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下晚自习能聊一会儿,其他时间太忙了,没有时间。聊了两个星期,我泄气了,因为她太对我太冷淡了。我受不了这样单方面地主动聊天,费尽心机制造话题。

也可能是我太心急,我太没耐心了,总之,这些有的没的的对话就这样不了了之。没有了后话。

现在,脑子还能浮现出她的身影,可是却渐行渐远啦。一切随缘吧。

打开微信扫一扫或者输入“代码者”即可订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