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的线代挂了

线代考59分,挂科,意味着很多事情都改变了。

我不想再去压抑着什么了,因为我已经没有什么好压抑的了,我需要告诉自己你是真实的。我一直觉得自己还不错,至少在周围人看来是的,努力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我自己也这样想,但是这样想的似乎还不够彻底,所以当面对这一事实时,我轻而易举地受挫了,精神崩溃,无欲无求,不对,还是有的,下个月要还花呗,而我身无分文,不可能向父母求助。所以,好绝望的。当我打下这些文字时,我在自己小县城的家里,前几年父亲明智地买下了这套房子。否则,家里的积蓄会随着生活所需而日渐耗尽。我赤裸着上身,坐在铺有凉席、各种杂物凌乱铺陈的床上。内心很痛苦,突然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笑话,站在聚光灯下的一个小丑,时刻等待别人的笑话。似乎没有人会在意你,他们都很忙,很忙。突然,就想到,既然这么痛苦,为什么不去死。转念一想,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连痛苦都没有了,多可悲。为了继续感知痛苦,我要活着。我是一个极其透明且脆弱的人,我以为把我的每一个心绪,分享给别人,别人似乎就能够理解并支持自己。但是,我发现自己错了,你根本就做不到,对别人保持透明或者是一种变态般的真诚。你能做的只是环境能够要求你做的而已。

思维的碎片在情绪的波涛下显得斑驳无比。我的灵魂在哪里?,嗯,应该在撒旦那里。

思绪很容易就飘向童年,那时的自己内心纯净,单纯自然,虽然很自卑,却比现在好太多。见到一些自然而又美妙的事物总是很有好奇心,总是那么着迷,总是那么的忘乎所以。印象最深的到现在也忘得差不多了。时间就是一把斧子,把我这颗大树砍得不成样子,人非人,鬼非鬼,整个儿一变态。童年大树枝繁叶茂,根系发达,尚能茁壮成长;斧子在我成年后显现出威力,把我的天性刨去,只剩劣根(性)。所以,我痛苦不堪,始终不能自然。

我的时间观念里,只有以前和现在,以前我如何,现在我变了。就这样。

其实自己还是个试验品,不断地去经历前人的所谓成功,大道理谁都会说,歪门邪理我也会点儿。“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这是最大的谎言,你走不出来的,因为你始终囿于前人的步伐。不敢走出来,因为安逸最重要。创新的危害在这点上体现得淋漓尽致。我曾经认为,别人不重要。我是对的,但是,别人对自己的影响很重要,这点我没想到。是个人都是需要反馈的,没有反馈,就相当于与这个世界的联系中断了一半。我讨厌一切自以为是的东西或人,一切事物都有它存在的合理性,就像我笔下的文字一样。就像我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