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后杂记

昨天,下午经历了一次痛苦的过程,多次想死掉结束掉那痛苦,但又劝自己,告诉自己还有很多美好没有见识过。

起因是什么?前天晚上,九点钟以后我开始吃晚饭,自己下挂面、做西红柿炒鸡蛋,卖相不敢恭维但吃起来很不错。因为是晚上,而且炒出来的菜分量很足,我没吃完。

昨天凌晨三点多我还没睡,两点多的时候吃了几口鸡蛋。之后过了半个小时吧,我上床睡觉了。上午起床后,看着桌子上的剩鸡蛋,我想着不该浪费,于是就一下子吃光了。吃的时候,感觉有点酸,心想可能是坏掉了,但又舍不得扔,继续吃;边吃还边想,如果吃坏了肚子,就当是一次对身体的考验了。

没想到一语成谶。中午热了两天前剩的粥吃,之后一两点钟,我开始难受了。

于是,我去卫生间吐了一次;本以为吐过会好受一些,没想到更难受了。一开始只是类似于头晕但不是很晕,除此以外没什么胃痛之类的疼痛出现。

吐过之后,我从卫生间走出来,躺到床上休息,每当我感觉要吐的时候,我就急忙穿拖鞋去卫生间。这种吐——休息的循环,持续了大概两个小时,期间有喝些热水好让胃里的东西顺着水流出来,挺管用。感觉上从一开始,只是类似于头晕,到后来,脑袋愈发昏沉,看到几米外的东西有些模糊。我坐在卫生间的门槛上,双手环抱着自己,想哭却又哭不出来(写这篇文章时,却哭了)。情绪的阀门被我自己关上了。

心里想着为什么没有人陪在自己身边,心里的另一个声音又在开导自己说,别人并不了解你啊。

呕吐到最后,好像把我胃里的东西全都掏空了。最后那几次,我甚至以为自己的心都要被呕吐出来,那一刻想到“呕心沥血”恐怕就是如此吧。

当呕吐这个过程完成后,身体还是不舒服,就躺到床上开始睡觉。将近晚上八点的时候醒过来,还是不舒服,身体慢慢地移动,好像不想惊扰产生疾病的病菌。今天凌晨接近四点我才睡,在昨天八点到今天凌晨四点这段时间,我拉过几次稀屎——完全是液体的那种。这把我吓坏了,担心自己会因为这而死掉。

好在此时的我,脑袋虽有些沉重,但昨天的病痛似乎消失了。告诫自己不要吃坏掉的东西,宁可不吃也不要多吃。

也更明白人类生命的脆弱,保护好自己。

Layout of comment pan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