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心

我把QQ下回去,我又把它删去了。QQ 尼玛的,你真是世界上最他妈恶心的东西。

此刻的我头痛欲裂,思维也有些混沌,或许是受了今天听的一个电台节目的影响。节目的题目是《瘟疫、语言和具体的人:与历史学家罗新的聊天》。节目出品方是剩余价值SurplusValue。你可以在网易云音乐听到这个节目。

我不知道自己在听过节目后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情绪起伏,没错,就是情绪起伏。这是在表达逻辑性论述时最应该避免的问题。然而,我控制不了我自己,我不断地在想我自己,在想我自己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我第一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卑微与渺小。 就是自己的种种不堪,主持人曾提到在中国教育体制下培养出来的人,因为在早期处在一个封闭的社会环境中,并不知道这个社会的种种变化,这个社会体系的运转逻辑,他们就像是温室里的花朵,因为被 “ 保护 ” 得很好,所以看起来弱不禁风。

我清楚得知道我在这类人中,在进入大学之前什么都不知道,像极了刚出生的孩子,进入大学之后知道了社会中一小部分事情,像极了一张纯白的纸张,染上了一点墨迹,这墨迹不是黑暗而是现实,它告诉我真实世界的样子,世界并不美好,人们并非都是友善。

当我过去的认知被一点点打破时,新的认知能否重新建立起来,它不是个问题,而是认知被打破的瞬间我自己能否承受得住,这是个问题。就像一两个小时之前的我,精神紧绷,身体不适,有无尽的怒火想要发泄。无奈不知道从何开始,茫然不知所措。当我越努力学习,越努力分辨精华与糟粕的时候,就越有种深深的无力感,好像身陷囹吾,无法自拔。

我的逻辑思维不清晰,你很难从我啰嗦的倾泻中找到我想要表达的重点。所以,读到这儿就已经没有耐心的你,可以停下了!因为像你这样的人是没有能力理解我想要表达的东西的。


我们说人,是说人是最高贵的哪怕死亡近在咫尺,作为人的内心的很多东西是不应该去掉的,否则便不再是人。

我们说人,说的是作为权利单元、而非利益单元的人,其基本权利是任何人都不能剥夺、不能破坏的,是在任何情况下都应该得到法律保护的。

我们说人,是有别于体制的鲜活的人,是可以通过努力来维护语言、不说谎话、干净坦荡、与人共情的人。

我们说人,是没有什么值得表彰的功绩却值得尊重的普通人,他们不是抽象的人,而是具体的人,是没有边界的人,无论身在何方、是何民族,跟我们一样的人。

我们说人,因为相信人是现代文明的重要基础,每一代人都有自救的努力和途径,是因为希望不从别出来,而正从人身上来。

——《瘟疫、语言和具体的人:与历史学家罗新的聊天》

疫情过后,我们可能会陷入相当长的心理创伤期

我需要一个引子,那就从疫情谈起吧。这句标题引用自剩余价值的这期节目。我认为自己至少在疫情结束之后的短暂时间内,不会陷入心理创伤期。因为我似乎始终是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参与了这场全国性的公共卫生事件,在此期间我一次家门也没有出去过,接下来可能一个月也是如此。虽然最开始的每一天都是在焦虑中度过,之后的一些天出现好转,再之后恢复到正常的学习生活中来。这不是很明显没有什么心理创伤吗?

其实,那些心理创伤很隐晦地隐藏在我们的身后,在那些不为自己知道的地方,需要一个情景刺激,这样就会陷入到巨大的悲痛之中。然后无法自拔,恢复,再次陷入心理创伤阶段。我觉得自己都不知道在表达些什么东西,言之无物,总是在拿感情说事,我不知道该怎么才好,我陷入了一种困境。

在疫情中,人权这个东西应该被提起,在任何公共事件中人的作用都不容忽视,所以人的权利应当受到保护,所以,当有人蓄意破坏人的权利时,就一定会有人对其进行声讨。无论对方是怎样的庞然大物,因为人是社会的根本,每一个人都应当受到最广泛的关注,当 Ta 的权利受到侵犯时。

最明显的就是那些新闻刻意宣传的情景,成为新闻并非当事人的本意,暂且称新闻中的人物为 “ 当事人 ” 。毫不客气地说,他们这些人是出于政治的需要,他们需要作出这样的行为来向上头表决心、给社会一个交代。然而,社会根本不需要,因为人不需要。人需要的是什么?是我的基本需求得到满足,而不是手起刀落,把我的头发剪掉,也不是刻意宣传女性医生的伟大,更不是那么多人需要你的帮助,你却忙着自己的前程。

在人的社会里,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最为重要,有种东西叫 “ 博爱 ” 。不知道有多少听说过的人,又有多少人真正考虑过 “ 什么是博爱 ”。

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中国人素来有这样的传统,一个人越想别人这样评价自己,Ta 就越避免用这样的词汇去描述自己。一副道貌岸然的面孔而浑然不知。中国人都是很谦虚,自我评价尽量用谦辞,我也是这样,但偶有例外。

我会说:“ 我是一个博爱的人。” 我是个异常肤浅的人,所以我对于博爱的理解也很浅显——那就是爱他人。博爱等于爱他人。这好像是个不用特别说明的废话,但又好像有需要讨论一番的必要。爱他人最明显的表现就是替他人着想,也就是能够换位思考。

我在这方面做得还算可以,我尽量对我遇到的每一个人都展现出我最得体的一面,虽然我让很多人见识了我的无理取闹、肤浅、胆大妄为……但这仍然并不妨碍我做一个 “ 博爱 ” 的人。

参考资料

《瘟疫、语言和具体的人:与历史学家罗新的聊天》https://www.surplusvalue.club/articles/luo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