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粉墙

今天是帮助父亲干活儿的第三天,干完活就没有精力继续学习了,因为特别累,无法集中注意力。

干的活属于室内装修,方言称「刮大白」,就是在墙上涂上白色涂料。手拿着板状工具,从已经搅拌好涂料的桶中,撅出一块来,放到墙上,再用工具顺平,要求是平整,没有突出凹陷。

我干这个已经四年了,每年寒假都会帮着父亲干一些。前几年干的时候,还不知道怎么用劲儿,手还不够灵活,刮出来的墙面总是深浅不一。和父亲的刮出来的差距甚远。今天父亲手把手又教我一次,发现自己已经掌握一些技巧了——刚开始学习的时候以快为主,先在面前手臂可及的范围内将涂料抹满,再刮去突出的部分,使得墙面平整。

父亲对我很严厉,我干活很慢,这是长久以来已经养成的习惯。所以,父亲唠叨很多,我又害怕他打我,也就更加小心翼翼。我被父亲打怕了,干活的时候会想象不知道哪一刻,头会被敲一下、屁股会挨上一脚。

我很着急,因为找工作需要的知识还没学习完毕。所以,我不想干活,它对我来说是一份煎熬。但是,我换一种角度看待它。

粉墙不是我所喜欢的,但这是我必须完成的,因为为了生活必须做到,如果不干就没有饭吃。况且,在找工作的时候,就算我真的找到前端工程师工作,工作内容就一定是我所喜欢的吗?如果不是,我是不是就要辞职另找一份呢?

不是的,即便工作内容并不为我喜欢,我也要尽职尽责,把我应该做的,以及可以做的都做到。工作就是创造价值,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别人。

刮大白和做前端都是反馈及时的事情,前者一眼就能看到,后者根据输出可以看到。这样的好处是可以很快地发现问题并解决。

Layout of comment pan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