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红楼梦》

总体

在看台湾大学欧丽娟老师的《红楼梦》公开课。国人对红楼梦的评价很高,认为它是古代四大名著之一,在中国文学史上有占据了显著地位。我们在看这部小说的时候,往往会为了情节,而不顾及其文学价值。要知道光是在其中藏录的诗词就有两百首之多,而且这其中隐藏了深厚的人生哲理。

在阅读《红楼梦》时,我们常常会把自己的价值观带入其中,并对人物评头论足。这样无可厚非。但是,曹雪芹生活在封建社会,他的各种人生观念深受周遭环境影响,所以他写出来的小说也是如此。我们不能够脱离当时的时代轨迹。欧丽娟老师有一句类似的话:“让自己消失,让对象真正展现,去掉有色眼镜。

梅新林先生在《红楼梦哲学精神》中提到的红楼梦的三个层次:

  • 第一层次:是青春生命的挽歌,是幻灭跟悲凉;

  • 第二层次:是贵族家庭的挽歌;

  • 第三层次:是尘世生活的挽歌。

而对于第二层次,有一个点,就是元春省亲。这里表现的皇家风范绝非一般人能够描写的,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像曹雪芹那样真正生活在那种皇家环境里。这也是《石头记》里最难写的一部分内容。

《红楼梦》所描写的那种言情类内容比《牡丹亭》、《西厢记》都更富有灵性,因为它是放在环境中描写的。而《西厢记》提供了一种理想式故事结构,仅仅描绘两个人之间的事,环境似乎并不存在。形成一种社会真空。这里摒除了社会性因素,扭曲人性。

句子赏析:



于大荒山无稽崖炼成高十二丈、见方二十四丈大的顽石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

这句话有几个可以考量的点:

十二为天之大数,一年有十二个月,一天有十二个时辰;

脂批本批云:有关十二皆照应十二金钗;

有关后面的“三万六千五百”,有人说就是365,而另有人说是365的100倍,也即百年。而百年又象征家族的运数与人的寿命。而那略显多余的“一”块则突出了宝玉的极端化处境。

打开微信扫一扫或者输入“代码者”即可订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