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梁漱溟:学问的八层境界》

由浅入深便能以简御繁

将一二三四点(见文章《读〈梁漱溟:学问的八层境界〉》)归纳起来,就是要常常有主见,常常看出问题,常常虚心求解决。**这样一步步的牵扯越多,范围越广,辨察愈密,追究愈深。**这时候零碎的知识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系统化的见解,对世界整体的认知。到了这个时候才能以简御繁,学习的知识多了才不觉得多。

凡有系统的思想,在心里都很简单,仿佛只有一两句话。凡是大哲学家皆没有许多话说,总不过一两句。很复杂很沉重的宇宙,在他手心里是异常轻松的——所谓举重若轻。

凡是心中所得,最后无不化成三言两语,精简概括。由此就能够掌握那万千世界的知识。

是真学问使有受用

受用意为受益。真正称为知识的事物,它是能够让我们受益的,不仅仅是精神上。受用与否仍就在于是否解决问题。问题解决,内心没有忧虑,身心愉快。此谓有学问之人。

如果一个人一身问题,那么他一定是学问不到家。有学问之人,其知识全来自于深思熟虑所得,自能熟练运用之,使能解决自己的问题。是谓“是真学问使有受用”。

旁人得失长短二望而知

这时候学问过程里面的甘苦都尝过了,再看旁人的见解主张,其中得失长短都能够看出来。这个浅薄,那个到家,这个是什么分数,那个是什么程度,都知道得很清楚;因为自己从前皆曾翻过身来,一切的深浅精粗的层次都经过。

自己说出话来精巧透辟

**每一句话都非常的晶亮透辟,因为这时心里没有一点不透的了。此思精理熟之象也。**内心通达,豁然开朗,肆意人生。


后记

当真是读不透啊,这篇梁老的演讲稿本是说与哲学系诸生听的,我这个工科生读不明白也是情有可原。也可能是年代跨度太大,有些语言不甚明白。最根本的还是学问浅薄,问题过多所致。庆幸年纪尚轻,意识到问题还不算迟,由此时改过,尚能成一内心通透之人。

这几日,迷恋于日漫《编舟记》,讲的是一群人的故事。这群人做着对我们每个人都非常重要的事情——编纂(编辑,撰述)词典。他们要编撰一部名为《大渡海》的辞典,收录词条数目多达24万。等到他们进行第四遍校对时,13年已经过去。

当初不善言辞、写出生涩难懂的情书的马缔光也已和女孩林香具矢结为夫妻,擅长(这个词用在这里不好,找不到其他的词了)应酬的西冈正志也成为了两个小公主的爸爸,在辞典印刷完毕前就已去世的前辈松本朋佑……

这群人立志要完成这部《大渡海》,帮助人们更加理解自己、理解别人,我深受鼓舞。一定要完成一件事,我告诉自己。

打开微信扫一扫或者输入“代码者”即可订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