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坐伤身

久坐伤身,直到今天早晨醒来的时候,才体会得那样真切。

描述一下当时的情况:

正在做梦,梦里有很多过去的同学,好像在上课。

梦是一个完整的故事,有高潮有尾声,所以,在这段梦结束之时,我的意识又潜入到无知觉的运动之中。

突然,寒意袭人,一个激灵,我醒了。

我企图睁开眼睛,看看寒意从何而来。

发现自己竟然做不到,不能睁开一点,我着急了,自己会不会瞎了,心里这样想。下一个瞬间,开始设想自己变成盲人的生活。

再下一个瞬间,安慰自己:你只是不太适应突然袭来的强光,我反问自己,为什么自己过去从来没有遇到这种情况呢?大概是昨天坐在椅子上的时间太久了,有多久呢?

有12个小时吧。这是已经除去吃饭时间的了。那我都做了些什么?

折腾我的博客了。hexo框架(我也不知道它是个什么称呼,都用了那么长时间了,暂时称为框架吧)用了挺长时间了,感觉还不错,在本地写作,本地修改调试,部署到 Github Pages 上。然后就可以通过网址 https://gaotianhe.github.io/ 访问了。

但是,它有弊端:随着文章数目的增多,它渲染的时间会变长。我想缩短时间,所以我下一步打算使用hugo框架。昨天就开始找相关的配置文章在看,有一点点头绪。今天,再看,又理解一点点。我估计下周三的时候,我就能配置好自己的hugo博客了。

其实,这些技术性的东西,短期内可以快速看完,真正熟练应用,需要时间和实践。我认为编程知识是最能够体会到时间的累积效应的,例如,hexo框架一开始,我什么都不知道,随着搜集的信息越来越多,自己实践的次数越来越多,其结果也越来越完善。我的博客也能够正确部署生成浏览。

但是,这些一点一滴的累积,需要代价。它就是我的身体损耗。

近半个月平均在12点半睡觉,早晨一般在七点五十,八点二十上课。不上课的时间,基本都坐在电脑前。我不太关心专业课,因为它和编程没多大关系。想想自己《信号与系统》作业欠了4次,明天能补完吗?我不知道,看心情吧。

长时间坐在电脑前,一方面腰受不了,另一方面眼睛不行。今天,我的眼睛就跟我“报警”了,腰也有些损伤。不过,并不严重。

我的身体向我告急,但是,我却未必爱惜。因为我在学习编程。一个同大二的人,似乎是CS专业,已经写出一个博客系统,并且花了1个月时间,写了个 Android app,1万多行代码。

我很焦虑的,但是又要告诉自己急不得,饭是要一口一口吃的,不然会消化不良;而编程技能绝非朝夕可得。

那需要长久的坚持和积累,以及无尽的热情。

说说其他,

我用了很长时间,才养成的一个习惯:自己的苦痛与心酸,不要和别人说,任何人都不行。

你翻阅我过去写的一些文章,清晰可见那种悲哀、幽怨、郁郁不得解的心绪,那或许是少年长成青年的必经之路。我似乎完成了这样的考验。

我的生活,就是一个不断打破、不断重建的过程,一些观点和我的观点相近,吸收;一些观点与我的观点相去甚远,排斥,但多少会受影响。此时,我已经和过去的没有接收与自己观点相违背的那个自己有着差异了。

生活中各式各样的观点,总有些是我赞同的,总有些是我所反对的。它们都影响着当下的那个我,都为形成“我”这个个体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我们每日的生活看似都不受自己控制,但都是在自己的影响下发生,某件事情之所以这样发生,而不是那样,是因为你想让它这样发生。“你”在内心希望它以这样的情况发生。

如果,你想让这件事换一种方式发生呢?那么它就会按照你的想法来。因为因果关系约束着你和这件事的关联,你怎么想,这件事就会怎么发生。

记得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喜欢在每一篇公众号文章里,放一句话:

所幸生活无意义,才容得下各自赋予的意义。

是啊,生活本来是没有意义的,我们可以附加上各自理解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