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同存异

现在正好下午 11 点钟,我想想自己还要做哪些事:在 Typora 编辑好 markdown 文档;在 VScode 本地(localhost:4000)查看 web 网站效果,并将代码部署到 GitHub ,然后 GitHub 自动将上传好的代码生成网站,显示在网址 https://gaotianhe.github.io/;然后把 markdown 文档复制到石墨文档中,并清除格式;在 Notepad++ 里去掉所有格式,只剩下文本;把文本剪切到微信公众平台的后台编辑器,全选文字,字号 15px ,两端缩进 16,最近学会用 PPT 给封面图片加文字,你可能注意到了(也可能没有),然后发送到手机预览,调试(原谅我用计算机用语),修改,虽然有时改得不错,但还是不太满意。OK,这就是全部流程。

下面开始正文,没错以上全部是凑字数(`_`)。

我今天很幸运,因为我看了 Hannah Gadsby 的告别秀,她的话语,用这个词可能比较合适,不过太过温和,难以表达蕴含在背后的深刻含义。她的话语对于我的冲击特别大。我一时间没有特别想说的话。

当我看视频的时候,我有两个要哭的瞬间,但是都被 Hannah 之后的笑话逗乐了。一个是在一次和母亲的聊天过程中,母亲说自己很后悔这样做,怎样做呢。假装 Hannah 是直的,在她整个童年时期都希望她能够恢复 “ 正常 ” 。这些话直到这时,Hannah 才知道。没有人能够想像她的童年有多压抑。

另一个心疼的瞬间是当她愤怒地说出:她自己被暴打而且认为自己是应得的时候,是幼年时的环境对于同性恋的封杀使得她因为自己是女同而羞耻。这种痛苦没有人能够体验,也没有人能够感同身受。这种经历是她自己说出来,因为她希望自己的故事能够被更多的人知晓,希望这个世界能够求同存异,关键不在求同,而在存异。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常常忽视这一点。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因为自己是男性而羞愧,这样或许可以抚慰女性长期受到男性掌权者的欺压,也可能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最后,她说:

Laughter is not our medicine. Stories hold our cure. Laughter is just the honey that sweetens the bitter medicine. I don’t want to unite you with laughter or anger. I just needed my story heard, my story felt and understood by individuals with minds of their own.

视频资料: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3216109/ (英语字幕)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42598428?t=885 (中文,翻译得不错)

我会在公众号加腾讯视频里的资料,不过不太清楚,建议观看以上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