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家族

这几个人并没有血缘关系,却生活在一起。却产生了亲情。

这本小说,以后抽时间再读一遍。

#摘录

这就是这个男人的个性,从过去到现在都没有改变。信代这么想,所以也决定这么做。这种事情的循环往复,就是阿治迄今为止的人生。换句话说,在他心里从来不存在用对昨天的反省来保证今天,用对明天的展望过完今天。今朝有酒今朝醉就够了。说白了,他就是个孩子。如果真是个孩子倒也罢了,问题是将近 50 岁的人,不管日子是怎么越过越窘迫的,他依旧每天重复着“今天”,这种典型的顺着山坡往下滚的生活已经持续了 10 年。信代也在这 10 年中,陪他一起不停地往下滚。

这孩子,母亲为她买衣服,她就会挨打。母亲一定是为了打她才为她买衣服。所以我一说为她买衣服,她就条件反射一样地想起身上的痛,变得不安。

信代紧紧搂着凛酱,紧得脸和脸就要贴在一起了。

她觉得眼泪在自己的脸上流成了一条线。泪水在火光的照射下有些温热。凛酱回头看信代的脸,用小手为她抹去眼泪。

这孩子可爱,这孩子让人心疼,不,不是因为这些。

搂着这个孩子,就这样被这孩子搂着,信代觉得自己身上的一个个细胞都在质变。

我不会再放手这孩子。信代在心里这样起誓。

经过信代身边时,根岸低声说了一句“对不起”。她也和自己一样,为了自己需要守卫的人才来威胁我。信代无法鄙视这种行为,内心反而产生了共鸣。为什么是这样,因为两人都是母亲。

这种关系和血脉相连相反,有时你会忽然发现,以为过去早已结束的感情,只是藏在内心深处的某个角落了。

Layout of comment pan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