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什么也没干,只是在好好活着 | 和抑郁情绪共处的 315 天

https://mp.weixin.qq.com/s/btV7AG9cWpHRGywReUL4ew

上个月我正式 30 岁了。在二十七八岁的时候,我无数次害怕 30 岁的到来。像骑着一匹注定奔向悬崖的马,无论再怎么拉紧缰绳,那种焦虑和惶恐都如影随形。

这是一篇很长很长很长的文章,长到我自己也未曾料想。从精神世界的坍塌,到漫长的无所事事,接受自己失控、脆弱和自怜,一点点慢慢找到新的秩序。我从未有过这样清晰、刚健和独立的自我意识。

在家里,我常常瘫在沙发上,一边和父母心不在焉地聊天,一边刷社交平台,2 倍速看最新的热门视频。我大脑高度活跃,像跑马灯一样旋转着,不放过任何一个新的热点、新的趋势。精进、迭代,自我跃升。

大部分人,出生开始就逐渐有了“出厂设置”,来自父母、他人和社会的被动教育。这是一些既已被认定的大众价值观,混乱地堆积在思维里——我们会在别人都说好的时候,懵懵懂懂地说好。会在别人都买的时候,觉得自己也需要。会在流行一种美的时候,也去成为那种美。也会在面对阶级、权力和金钱的落差时,觉得确实低人一等。

为了写作,我开始建立完全新的秩序——

如何能保持专注?

真正的写作最难的是什么?不是写得好不好,有没有人看,是能不能日复一日的枯坐于此处,让心流在脑海里凿出一条通路,让自己浩浩荡荡地去真诚表达。

一些保持专注的方法:

  • 练习冥想

  • 早睡早起

  • 低碳饮食

我的金钱观/消费观是什么?

我明确的是——钱是重要的,但对我来说没有重要到成为一种追求。我绝对不会再为了赚钱去做损害我精神和灵气的事情。

美是什么?我的审美是什么样的?

我该如何定义朋友?

  1. 利益关系里没有朋友

在利益关系中保持边界感非常重要。如果你是领导,要和下属保持距离,不用幻想和任何人交朋友。如果你是下属,你有一个没有边界感的领导,他没法控制自己,你就要有意识和她保持距离。

  1. 对关系有更多定义,精准朋友

面对各方面条件都比你优越的人,也不用非要攀附着去成为朋友,你们还不合适。平心静气面对落差,你可以毫不在乎,也可以努力和真诚去达到那个标准。都可以,但不要有混圈子交朋友实现阶级跃升的渴求,这是妄念。

对确定的朋友好一点,再好一点。不要吝啬你的爱、赞美和帮助。不要对他们做任何道德、道理和对错的判断。因为好朋友,就是要站队。这很重要。永远做最好的后盾,永远相信他。一旦你要去 judge 你朋友了,你不和她站队了,也许你们就不适合做朋友了。

很多人讲人际烦恼,说某某朋友怎么让自己不舒服了。看完之后,我一般只觉得:关系错了,他不是你的朋友。你不要拿朋友的标准要求他。他只是你的同事/领导/室友/同学/晚辈,你可以找到一种更合适的关系。随着关系变得明朗,不舒服的感觉就会消失。

当我说出来那一刻,我明白,父母的理解不再重要了。

我一直以来希望达到一种彼此理解的状态,即使是假的,是扮演的,我也贪恋这种平和气氛。我是你们心中的好孩子,而你们赞美我、鼓励我,做我的好爸妈。我畏惧不理解,我害怕关系里的倒刺,我希望每段关系都平滑流畅、和和气气。

如今我好像可以平静地接受——我们不用互相理解。

我们是家人,我们相亲相爱,有困难时会第一时间互相帮助,但我们不必真的理解对方想做什么。不必再去一遍遍解释。

今后的人生,我们必然秉承着完全不同的价值观,不同的行事风格,活成两种样子。不如就此把“彼此说服、统一观念”搁置,我们一起吃饭,旅游,聊八卦聊生活,看电影逛街,我们有更好的、超越“彼此理解”的相处模式。

我们曾一次次把自己的痛苦、弱点和创伤,以及各种来路不明的自我苛求,归结于“原生家庭”“父母”,但这事实上是一种向外追责。它们也许是小小的诱因,是时不时打乱你心神的羁绊,但绝对不是答案。你的任何答案,都应该只来自你自己。它们只是旁枝末节,是你需要突破的一层关于“外界”的障碍。

只有你自己是你的压力,是你的痛苦之源。没有任何其他人该为此负责。只有你自己能期待你自己,你不能满足任何其他人的期待。

读了这篇文章,让我开始思考自己是否在自己想要的方向上努力。我很容易听从他人的「意见」,却忽视自己内心真正的需要。我好想有点能明白,为什么看过体会过那些别人嘴里的有价值的事情,依然无法获得进步、认识自己。因为那只是别人的看法,我自己就像一个默默无闻的追随者,你说这个好,那我就去学习;那个好,我也想去学习。完全不知道真正应该把时间精力花在哪里。

我也一直在等待,等待某个「顿悟」的时刻,幻想着自己一旦度过那个时刻,此后一切都畅通无阻,做着一劳永逸的美梦,现实却一遍遍地打脸。不能停下自己的脚步,找到自己喜欢的事情,一定要不断地问自己,这件事是你真正想做好的吗?

关于父母。现在我很少和父母主动联系,都是母亲偶尔打来电话,聊一会儿。到了这个年龄,这个即将进入社会的阶段,我不知道如何与家人相处,只是不断地熬着,希望能度过这段时间。曾经的我以为获得父母的理解有多么重要,读了文章后,发觉理解并非如此重要,共同面对差异,才更珍贵。

Layout of comment pan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