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过的生活值得一过

写到今天,快满一个月了。

很有成就感,表达了以前没有表达的东西,学到了以前从没有接触过的东西。

我觉得写作是一种值得托付终身的生活方式。

在大多情况下,不是没有东西可写,而是想写的东西太多了,不知道写什么好。

不想无病呻吟,那样只是惺惺作态。有感而发是最自然的写文状态。那么,今天我会聊些什么呢?


今天在一席上听蔡皋老人家讲她的家常话。(蔡皋,湖南长沙人,著名绘本画家。曾创作了《海的女儿》《李尔王》《干将莫邪》《六月六》《隐形叶子》《花仙人》《桃花源的故事》《荒原狐精》等绘画作品。)

生活有时候确实像一地的鸡毛,

一地的鸡毛真的是很烦呐。

生活就是由这一地鸡毛组成的,我们每个人都离不开这一地鸡毛。有办法调整吗?是有的啦。

我找到了我的艺术,

我感恩我的日常,

感恩我的一辈子里那一地的鸡毛能够变成画面,

变成现在我觉得是一地的锦绣。

我真的是这样的感觉,

这种奇妙的变化是一步一步来的。

生活中虽充满寻常小事,但也有趣味可循。蔡老就通过画画找到了自己的调整办法。我们呢?我们在面对生活中这一地鸡毛,会选择做什么呢?通过艺术抒发自己的情感似乎是一个不错的方法,以文学为媒介传达自己的情感也是一个绝佳途径。关键在于你能够沉浸在什么样的环境里,然后选择它、为它着迷。


所以我的作品里面全部是画的自尊、自爱、自觉,

然后才有自我超越。

我都是讲超越精神,现实的很硬,

文学的、艺术的、理想的东西可以软化它。

生活中似乎充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这种东西怎么讲呢,我说不清楚,就是突然一件事情就那样摆在你的面前。完全出乎你的意料,你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晚自习前就遇见一件事情:一位瘦弱的中年人、一个膘肥体壮的二逼青年,一辆破旧三轮车、一辆崭新的山地车,三轮车车头歪了,山地车倒在地上。很简单的故事。青年人口说脏话,骂骂咧咧,说中年人不长眼睛。中年人百口莫辩,根本说不上话。

很愤懑,很不平,之后呢,剩下的只有自问。如果我是那个年轻人,我会怎么做。肯定是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的。

因为我所接受的观念告诉我:发生这样的事情是偶然的,我们应该一笑置之,而不是死抓住一点不放。

透过这一件事情,我们能够有各种各样的思考。文学底子好的,一篇小说由此形成。我们的各种思索都能通过小说表达得淋漓尽致,对青年人的鄙视、对中年人的同情等等。

这似乎就是蔡老讲的,现实是很硬的,文学的东西可以软化它,让它更易表达,更易被人所理解。


思考过的生活值得一过

我刚刚都已经说了,我都思考过了,我觉得人生是可以设计的。

设计开始得越早越好,如果你没有这种设计的意识,那就是别人在设计。

那么你究竟是自己参与设计好呢,还是由社会的、自然的、生活的来设计你呢?

我肯定愿意自己参与设计自己的人生。因为如果由自己来做这件事,自己就能够掌控自己的人生。如果你让那些社会的、自然的、生活的来设计你,那你还是你吗?

如果你不愿如此,那就遵从你内心的指引吧,去设计属于你一个人的人生。

打开微信扫一扫或者输入“代码者”即可订阅博客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