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你应该为你的身边人想想

事情

起因

床里侧靠墙,床头外侧放了一张椅子,刚好可以放下我的笔记本电脑。我之所以从床上下来,是因为我觉得坐在板凳上可以有效缓解我的头晕,然而没有达到我想要的效果。

父亲来到我的身边,他说,“我听你妈说,你又挂科了,那是咋回事呢?”

经过

那是他说的第一句话,也是我愤怒失去该有的理智前所记住的最后一句话。之后就像打仗一样,言语像炮弹一样飞奔向他,内心一定是遍体鳞伤,只是这些我都感觉不到。我在做什么,一遍又一遍发泄自己的不满、把自己的委屈像卖小玩意儿一样理所当然地摊在父亲的面前,像孩子一样希望他仍然能够理解我。可是,这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他只会重复着那些话语,“如果你认真学习了,为什么考试还会挂科!”“如果你好好学习,为什么每次打电话你都在寝室!”“如果……”“如果你能早些独立,自己去赚钱该有多好。”这句是我自己想的,父亲表达的意思很明显了,我也确实必须要去挣钱。

我也只会重复着这些话语,“如果你能别管我多好。”“如果你能不担心我的英语挂科该有多好。”“如果你能稍微理解我的心一点该有多好。”“如果……”“可是你不能,因为我们是不同的两个人。”这句还是我想的,这是我的想法。

结果

哪有什么结果,如果有,那就是父亲带着母亲回老家,我和妹妹呆在县城贷款买的房子里。还有,我看了三部电影《活着》《触不可及》,《鬼子来了》才开始看。

反思

父母是我生命中最应该亲近的人,可是我总是不去亲近,刻意避开。我尝试着去找原因,或许是因为我不能挣钱,我觉得自己没有底气,或者说没有颜面。虽然我在任何人面前都不遮掩我的软弱,但是我始终都很要强,我也想证明自己的能力,但是,当时间越来越少的时候,内心的焦虑密布,父母的压力给予,周围没有人理解时,我即将处于崩溃的边缘。

当一件原本以为很简单的事情,突然呈现出它复杂多变的一面时,我是真的害怕了。和父母关系的僵化,对待学业的不认真以及对于自己是否真正热爱编程的怀疑。

我发现潜藏在这些矛盾激化情绪背后的,好像是我的那颗还未完全成熟的心灵。孩子基本上只顾自己,在孩子的世界里“我”才是主要;孩子不用考虑和父母如何处理关系,因为父母会主动关心孩子;孩子的心灵单纯到极点,从来不会灵活变通,狡诈是成年人进入社会学习的坏东西。

越是和我的观念不同的观点越应该花时间去琢磨琢磨,为什么你和我的观点不一致,是什么原因造成这样的结果。我以后应该加强这方面的训练。

在我和父亲吵架的过程中,我哭着说了一句话,“你不要和我说话,我们一说话就会吵架。只有到了30岁之后,我才能心平气和地和你说话。”我的想法很简单,自己有很多想法亟待实现,父亲总是限制我这方面的自由,我要拼命挣脱他的束缚。等到30岁时,社会对我的历练差不多了,我这个时候大概开始听从父亲的教诲、能够和他心平气和地交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