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每一个人都很奇怪,世界变得陌生且冷漠,一个人,很孤独。

我发现自己写文时间久了,慢慢地,语言表达能力变弱了。和别人说话,要说两遍才能很好地表达出自己的想法。这样没什么不好,因为一个人也挺好。孤独感是要自己承受的。

很久没有梦了,这两天都有梦。今天的梦似乎预示着什么:

我行走在一个水泥地的地方,前后左右都有很大的垃圾坑,坑很大,知道篮球场的大小吗?那个垃圾坑有篮球场一半大小。我每一步走得都很小心,因为我害怕掉进垃圾坑里再也爬不上来。

然而,我还是掉进了垃圾坑,却发现坑内别有洞天。和我想的臭烘烘的场景相去甚远。然后这一场梦境便结束了。

下一场梦境则显得荒诞无比,大学呆过两个班级:本专业的班级和双创班级。梦境中的场景就是双创班级的一位男同学半裸着身体,趴在床上,看着床头上的日历,想着还有几天时间写作业,那时候正放五一假期。与房间仅一门之隔的房间正在举行选秀节目,主持人是现实中曾经进入的公益社团的一位学姐,选手到写作这篇文章时已记不清。但我知道是自己熟悉的人。

记下这些梦境有些特殊的意义,因为生活的意义是我自己所赋予的。别人仅仅是参与者。

睡意朦胧中,看到地方政府为感谢同班同学在疫情中做出的贡献,写了感谢信发到学校。第一感觉是很羡慕,然后就想会不会有什么虚假的东西。转念一想,就算有又如何呢?但我还是希望没有,庆幸自己还有相信美好的权利。平时那个和同学讨论游戏的看起来不那么活跃的人,在这样的时刻竟可以献出自己的力量,值得我去尊重。

人是一种奇奇怪怪的动物,善与恶不是一个分类(category),而是一个标签(tag)。有些人只有“善”,有些人则只有“恶”,而更多的人两者皆有。社会发展至现在这个层次,善与恶的边界变得模糊了。你分不清一个人对你的好,以后会不会变成报复你的起因

现实的婚姻中,有很多这样的案例,结婚前恩爱,结婚后家暴。在一个事件中,女方因为被打过于严重,死亡了。

我们的社会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社会,我们的人民为何变成了这种人民?政府的治理有效吗?政府加强管控了吗?这些无从知晓,因为我是一个普通人,我听到看到的消息只是那汪洋的信息大海里的一滴水。邪恶的事情如此,政府的措施亦如此。这种政府与人民、社会与人民的隔阂已经很严重了。

这不是奔向共产主义,这是奔向变种的资本主义。

打开微信扫一扫或者输入“代码者”即可订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