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码者周刊(第 6 期):Why

我一直都是如此,满腹疑惑,踌躇不已。一直都在找一个意义所在,哪怕很短暂,哪怕那是一个很虚假的意义。只要它能激励我,继续做事,它就是好的。我还没有找到。我不认为自己已经累了,毕竟凌晨两点之前,我还在看《神盾局特工第五季》。我终于明白:我绝对不能看电视剧,我只能看短的,比如电影、动漫等等。抖音短视频绝对不看,因为我从精神到身体都认为这是一种毒药,我不认为看抖音短视频能带给我什么真正的我认为的成长(注:我所说的“抖音短视频”指的是这一产业,而不是单只哪一家公司或企业。尽管 Tik Tok [抖音海外版/国际版] 在其他国家和在中国一样火,尽管每个人都在说短视频是大势所趋,but I don’t give a shit1)。

我看到了阮一峰做的那件事【阮一峰的网络日志:科技爱好者周刊】,觉得这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我现在依然这样认为。我觉得自己应该抓住这个机会,持续地做好这件事。但是,我似乎没有那种热情,换种说法,我做事时断时续。我很清楚,这样的后果就是半途而废。到最后,只能在宿舍的床上对着墙痛哭,心里想着、嘴里说着:你这个一无是处的家伙,什么也做不成,去死吧!

那种情景其实蛮搞笑,但是我一点也不想那么做。因为我投入了时间、精力,到最后一切回到原点,我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

你知道吗?我总是让自己泥泞,因为这样可能会让我舒服: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象过:全身陷入沼泽,只剩大脑,手臂无法动弹,双腿麻木。如果在头没陷下去的几秒钟,时间能够静止,我会很愿意处于这种状态。那种举步维艰的状态,阻力太大了,如果硬碰硬会受伤,倒不如舒服地死去。

回到学校以前,父母、舅舅都说过一句话:“他害怕进入社会,从来没出去过”。“他”指我。

我当时没有明白这句话的深意,谁说我害怕进入社会?我不是进入社会了吗?我不是去过北京了吗?我不是独自一人完成了几乎所有事情了吗?

但是,这还不够,我做得够多,但还没有做完。我没有自食其力,我没有自己的经济来源

我一直是惧怕进入社会的,和一次离家去大学的心情相差无几。我是在象牙塔里的,我每天都被保护,被学校、被父母、被身边的人,大学是一个独立于社会之外的产物,它与社会有交集,但这远远不够,大学永远不是社会。

现在我依然惧怕社会,惧怕它的威力。你知道吗?前天跑步回来,我在篮球场和西体育场之间的路上看到一个人,拉着像下面图片那样的工具,只不过他拉的是铁做的,能装很多垃圾:

驾车子(方言)

那真的是很多垃圾。我已经从他身边走过了,我回头看他,注视着他往前走;转过头去,走我的路。我不知道他是谁、他叫什么,我不了解这个人。那么我为什么,能够抱着一种美名其曰同情的心态,去看这个人呢?我有什么权力去这样评判别人呢?我就是这样一个家伙,很喜欢揣度别人的心绪,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别人身上,有时候我自己都不知道。或者事后才察觉,自己是如此过分。

我是很复杂的,我很难懂,对于你来说。我自己有时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只能跟随一种叫做命运的东西的脚步,它领着我,走向未来的一种未知。

我无法继续看电视剧的原因:恐怕是我太沉迷于剧情了,我会忘记现实。但是,我不能忘记,哪怕很短、哪怕一会儿我就会记起。现实才是唯一且真实存在的(在看了那么多科幻题材的作品后,能够打下这几个字真是奇迹),我只生活在现实中,但是人们发明了很多东西,让人逃离现实,哪怕一时半刻。人总是怀念过去,这是有原因的,科技太方便了,人与人的物理距离没有改变,人与人的精神距离越来越远。这是一种历史现象,它究竟会发展到何种程度,不是我能预料的。

当我和两个人或者一个人在一个环境中时,我自己是最放松的,随着人数一个一个的增加,紧张感成倍变化。当我处于众人之中且被一些人注视时,紧张感爆棚,可能会语无伦次。这就是我,以前觉得自己有社交恐惧症,其实不是,只是人太多会紧张。

我要改名了,把“代码者周刊”改成另外一个名字。


  1. We say or use this phrase when we don’t care or are not interested in what someone says or do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