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增加生命的厚度

刚听完邓安庆(公众号:邓安庆,豆瓣:邓安庆)老师讲述他的写作经历。

写作之于我来说,它意味着什么,这是本篇文章的主题。

一、父亲打儿子

一个敏感孤僻的人,童年大都过得不好。我就是这样。我到现在还记得:一次父亲打儿子事件。

那是小学三年级,下午三点多放学,我晚上七点多到家,被问到去哪里了,说和同学一起玩去了。到家时,父亲的棍棒已经备好,只待我进屋,即可开打。打时,屁股开花都无法形容那种痛苦,顺带还有一丝年幼时的不解: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你为什么要打我。母亲第二天告诉我,你回家太晚,你的爸爸很担心你。

当时年幼,不记得这句话,只记得挨打。这样的挨打后来持续多年,每每有不如意的事情,每每出现像上文那样反常规的事情,我的屁股就不得安生。

忽然,我不再挨打,那时我上高中了。父亲说,你已经长那么大了,打你也没有用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但是,就在最近我又挨打了,原因是我考试不及格,我还和他顶嘴。所以,又被揍了一顿。

我会记得这样的事情直到永远,因为这似乎就是我宝贵的人生财富(笑~~)。我从“打”中学到了很多,不论好坏。

二、性格的形成

我很怕人,我敏感易怒,我不喜欢人多。我不喜欢和虚伪的人相处。我有时很暴力,我会努力压制,别人从未知晓。

性格的形成离不开环境,而这环境的主要缔造者——我的父亲,成了促成我性格的主力。从小在他的棍棒下成长,即便在成年以后也难以避免。这不是一种控诉,而是一件事实的阐述。

实际上,我很感激我的父亲,很感激我的生活环境。正因为这些,我才得以在朦胧中接触到写作,我不是一个专业写作者,我只是我生活的忠实记录者。

那些夜里哭泣的夜晚,我都在思考自己活着的意义,现在想来,那是我早期的自我启蒙。


少年时代总有各种烦恼,身边没有可以倾诉的人,只能和自己说话。在很长的一个时间段里,我都在和自己说话,这是一件极有意思的事情,因为对话的开始和结束全在我自己的掌控之中,无关他人,也没有人会打扰到我。

但是,随着进入大学,生活上接触的人越来越多,我很少甚至几乎没有过和自己说话的时候。或许,这是一个标志,标志着我个一个成长阶段的过去,下一个阶段开始了。

下一个阶段是什么?它是一个别人开始闯入我的生活的阶段,以前我的世界不为外人所知晓,现在不一样了,我可以通过微信公众号、博客写下我的想法,分享到朋友圈,我很享受这一过程。我并不知道这种状态会持续多长时间,但是我知道这会一直持续下去。

随着不断地了解自己,我发现自己有很多的偏见,对自己的偏见、对家人的、对朋友的、对同学的、对陌生人的。我总是用自己的经验去判断别人的行为。这很危险,我现在知道了,我在努力改正。

三、生命的厚度

好久没有遇到这个词了,现在已经忘记,刚才是什么东西使我想起这个词。所幸我记下来了。

很多时候,我都认为现实生活是极其乏味且无聊的。尽管它确实是的。但是,我发现了可以慰藉的地方:我可以记录下来,我可以把自己的生活记录下来。不必担心其他人,因为他们无暇顾及。所以,我就几乎每天记录,不记录的日子我烦躁不安,记录下来的日子我心平气和。写作竟成了一剂良药,能够使我的生活安定,这实在是一件幸事!

日子一天天过,写作一直持续着,希望以后能写一本我的个人传记,留给后来人翻阅。